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二 第二种结局,献给程冽(1/2)
邂逅调香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霍风党慎入)

  这一个结局,更真实,更接近小墨的真实想法,无法接受神转折的也请慎入。

  …………………………

  2016年1月11日。

  霍风对昨天自己生日发生的一切都感到满意。

  虽然晚了一点,但从29岁开始,他的生日,就不在有灰暗的记忆了。

  关于母亲的记忆不再冰冷,关于左再的记忆,充满了无尽的美好。

  霍风想要向全世界宣告自己的幸福。

  世界这么大,要怎么宣告呢?

  对,他要给一直讥讽并对他表示同情的maximillian打电话。

  转念想想,霍风还是放弃了。

  示威吗?炫耀吗?反驳吗?和别的男人聊自己的感受,或者自己的女人的表现吗?

  这都太滑稽也太不切实际了,maximillian和彤彤的小孩都快要出生了,他拿什么示威和炫耀呢?他的兄弟,还是直接等着确定了婚礼时间再说吧。

  此刻的霍风,不知道应该和谁分享自己的喜悦。

  想来想去,霍风觉得自己还有一件事情忘记做了。

  他昨天帮左再洗澡洗得太仔细,都没有来得及给房务人员小费。

  之前在伦敦,帮霍风给左再买泳衣的服务生都收到了霍风先后给的两笔小费,这一次的房务人员,怎么都应该表达更由衷的谢意才对。

  想到这儿,霍风忽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

  霍风醒来的时候,左再还在睡觉。

  左再一直到快中午的时候才起来刷牙。

  左再虽然是睡醒了,但是时差还没有倒好,而且走起路来也有点怪怪的。

  刷完牙,左再啥也不想干,决定继续回床上躺着。

  霍风给左再叫了送餐服务,让左再直接靠在床上吃。

  2016年的1月11日是礼拜一,正常的工作日,霍风出去上班,房务人员就上来铺床。

  霍风可以晚点出门,先把小费给了房务人员再走。

  可这一天,左再一直不起来,霍风便也一刻都不舍得离开。

  左再没醒的时候,霍风深怕送餐人员会吵醒左再,他饿着肚子等左再醒来。

  左再在床上“生活”了一整天,一直到了晚上才觉得自己应该起来,去楼下健身房骑个车,跑个步,出个汗,好好倒倒时差。

  “你今天还有力气去健身啊?”霍风非常好奇,左再怎么会有如此旺盛的精力。

  “就是因为没有力气,才要去运动清醒一下啊。”左再本来也不是喜欢在床上躺着的人。

  “那等下是在这边还是要出去吃饭?”霍风问左再。

  “我先运动完看一看,要是之后有精神了,就出去吃,如果还是没什么力气的话,就在你这儿吃吧。对了,你妈今天还在上海吗?”左再忽然意识到自己本来说好今天要和袁媛吃饭的。

  “她中午就去北京了,去之前找我要你的电话,然后就知道你在我这儿,我妈本来是说要上来和你打招呼的,知道你累坏了,她就没有上来了。”霍风回答。

  “真的假的?你和你妈这么畅快地聊天,还什么事情都如实汇报?”左再将信将疑,霍风这会儿说的话真假难辨,但既然袁媛已经走了,左再就换运动服去了。

  昨天左再和袁媛说自己要回去收拾,可左再回去之后根本就没有力气收拾,而是直接睡觉了,连行李箱都还没有打开。

  她起床吃饭的时候,就打电话让司机吴哥把她的行李箱给送过来了,不然也没有可以下去健身穿的衣服。

  …………………………

  霍风因为想要先把小费给房务人员,就没有和左再一起下去健身房,他准备先处理完这件事情,过一会儿再下去找左再。

  而且霍风现在急切地想要见到昨天帮他打扫房间的服务员。

  霍风一出手,就给了昨天的房务人员五位数的小费,房务人员对小费的数额颇为意外,尤其是她刚过来霍风就给了,说是感谢她昨天帮忙收拾房间。

  服务员收小费是常有的事情,但是因为前一天的服务收到如此大额的小费,却是非常罕见的。

  “霍先生,您怎么忽然给我这么大一笔小费啊?”收到小费的房务人员有点自是特别高兴,但是也觉得需要确认一下这小费的数额。

  “昨天的床单不小心沾染了一些血迹,应该会给你们的清理增加许多麻烦。自然要多给一点小费的。”霍风对服务员,从来都是很客气的。

  “那您可能给多了,昨天的床单并没有血迹啊。我们整理的时候,如果有血迹的话就会换新的,但是昨天的床单只是送去洗了。”房务人员和霍风解释。

  “没事的,哪有给了小费还收回的道理?”霍风说完,就把房间留给房务人员收拾,自己就下去健身房找左再了。

  没有血迹?第一次为什么会没有血迹?

  其实霍风之前想到要给小费的时候就仔细回忆了一下,他当时只关心抱左再去洗澡这件事情,并没有关心床上有没有血迹,但是印象中,他把左再抱起来之后,确实是没有发现床单上有血迹。

  霍风有点疑惑,也有点怀疑。

  …………………………

  因为从小的生长环境,霍风原本就非常缺乏安全感。

  霍风自己又是没有经验的,如果他阅女无数,他或许还能从自身的感受和左再第二天走路不自然的姿态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开始生根发芽。

  在霍风的内心深处,他其实并没有特别严重的处女情结。

  左再的第一次给了谁,对于他来说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只要那个人不是程冽就可以。

  可是,除了程冽,左再还有可能会有别的男人吗?

  左再从十一岁就开始和程冽在一个屋檐下生活。

  如果左再和程冽的关系并不像左再之前描述的那么纯粹的话,他要如何面对。

  左再和程冽在一起谈恋爱的那段时间,左再如果把自己给了程冽,霍风也是可以理解的。

  最最关键的是,左再之前,在做双人spa的时候,明明就非常生涩,非常害羞,为什么这一次,在伦敦待了半年之后,回来就这么热情似火了。

  过去的这一年,左再是他霍风的女朋友,如果左再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和程冽发生关系,那霍风是怎么都不可能接受得了的。

  把小费给了服务生之后,霍风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走到电梯,又折回来,健身房他也没有心情下去了。

  霍风不知道自己要何去何从。他应该问左再吗?这种事情又要怎么问出口呢?

  左再真的会背叛他吗?左再之前和他说要在伦敦一段时间,得到程伯伯的谅解,那她是不是也需要得到程冽的谅解呢?

  霍风忽然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

  霍风“认识”左再的时候,左再已经24岁了。左再24岁之前的人生,霍风都是通过自己的想象参与的,除了每年生日的真实沟通,他和左再甚至都没有真正的交集。

  霍风从小就特别缺乏安全感,所以他用冷漠来武装自己。但是在面对左再的时候,他一直都觉得特别有安全感,没有任何的武装。

  霍风和左再之间,从来都是有什么话都直接说的。

  霍风摇了摇头,他怎么忽然开始怀疑起左再,而且还没有问出口的勇气了?

  左再健完身上来,发现霍风坐在沙发上发愣。

  “你不是说很快就到健身房来找我吗?怎么我都上来了你还坐在这里,连衣服都没有换?”左再问傻傻发呆的霍风。

  霍风看了一眼左再,眼神里面,全是失落和感伤。他没有回答左再的问题。

  “霍风,你怎么了?”左再问。

  “我好像,从来都没有问过你的过去,我……”霍风欲言又止。

  “什么过去,我的过去你不是都知道吗?在温州念的小学,然后就到伦敦了,再然后回国到上海,就遇到你了啊。”左再不太清楚霍风这是怎么了。

  “我是说情感史。”霍风看着左再。

  “情感史?我之前和冽哥哥相处了一段时间,然后不就发现自己爱上你了吗?”左再坐到霍风身边,尝试安慰霍风。

  “只有程冽一个吗?”霍风有点像是喃喃自语。

  “那是当然啊。”左再回答。

  左再的答案让霍风陷入了无尽的哀伤,他宁可听到的答案是一大堆,也不愿意只有程冽这一个。

  霍风又开始不说话。

  “霍风,怎么我去健了一个身,你就变成这样了?我刚刚下去,也没有和帅哥搭讪啊?”左再试着调节气氛。

  没有成功。

  “我先去洗个澡吧,等下再来看看我们霍大少爷是怎么了。”左再觉得霍风可能遇到什么事情,需要自己静一静。

  …………………………

  左再从浴室出来。

  “我刚刚了给昨天帮我们整理房间的服务员一笔消费。”霍风还是决定直接开口了。

  “你是给了巨额小费吗?给个小费给成现在这样?”左再不解。

  “不是,服务员说床单上没有血迹。”霍风道明事情。

  “你昨天受伤了吗?为什么要有血迹?”左再关切地问。

  “不是我的,是你的。”霍风觉得左再是在装傻充愣。

  “我为什么要流血,现在不是我的period(例假)啊?”左再还是疑惑。

  霍风面无表情,左再一头雾水。

  “你的意思是落红?”左再试探性地问。

  落红这个词,左再是在看中国古典的相关书籍里面看到的,现代就说流不流血,指向不太明确。

  “嗯。”霍风非常艰难地吐出一个字。

  “哈哈哈,霍风你是古代人吗?你居然会这么在意落红?”左再找到问题所在之后,就有点哭笑不得。

  “不是古代人就不
为您推荐